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Heidi Ravven, The Self Beyond Itself: An Alternative History of Ethics, the New Brain Sciences, and the Myth of Free Will, The New Press, 20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瑞文:走向实证道德

  内容提要:源于文化构建的自由意志

  相关的系列问题:人类的道德本质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历史上看,Ravven认为在近古和中世纪时西方基督教“出了错”,它采纳并强迫实行惩罚性的“自由意志”。Ravven主张,通过努力理解个人在社会和自然中的地位来形成良好的道德习惯,而不是回到更积极的古希腊的道德品格观:“个人深嵌于社会之中,而社会有责任孕育自然的人类繁荣”。这种古老的传统在17世纪由荷兰犹太哲学家斯宾诺莎标新立异,他洞察健康人的自然情感组成运行,但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纯理性的西方人忽略了。

  现在科学上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亚里士多德和斯宾诺莎是正确的。动物研究表明,“规范性”自然的进化是社会的一部分,对人类婴儿的研究表明,从一开始,他们是高度社会化的。研究道德或不道德行为决定因素表明,社会情景是比个性或“意志”更重要的决定因素。首先,最近对人类大脑的研究表明,人类的“自我”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其身份在非意识习惯和社会支持基础上的运行。 Ravven 认为,理性的“自由意志”是一个基督教文化的独特神话。不过,个人仍然强烈认同自己的行为,并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Ravven,是位于纽约州中部的汉密尔顿学院宗教学教授,是基于经验基础上的伦理学的主要支持者。这本书通俗易懂,用浅显的英语和轻松的方式涵盖了广泛的话题。中国人可以从中受益,她揭示了基督教假设的西方“现代性”基础;她解释了自然的哲学和政治学和社会学之间的联系。中国人可能希望将西方所强调的个人主义与中国人认可的社会性进行比较。这本书或许可以激发中国人重新思考中国历史上的及当前的道德教育方法。

  作者:走向实证道德(详见文末的作者简介)

  Heidi M. Ravven生于1952年,是一位神经哲学家和研究斯宾诺莎的专家。她是第一个主张斯宾诺莎的道德理念是一个系统的道德理论。 Ravven也是第一位提出斯宾诺莎是首位在情感神经科学中有重要发现的哲学家。Ravven出版了许多著作:有关斯宾诺莎的哲学思想的;有关12世纪的哲学家摩西迈蒙尼;有关GWF黑格尔和女性主义的;有关犹太伦理和犹太女权主义的。

  2004年Ravven获得福特基金会主动提供的50万美元的基金资助,写作了反思道德的一本书——本身的自我超越:道德的一个另类历史,新的脑科学,和自由意志的神话,于2013年5月由新出版社出版。它是有关道德责任各种问题的延伸和探究:为什么我们是道德的?为什么和什么时候我们不道德?如何让人们更道德? Ravven最后用斯宾诺莎哲学理论所激发出的个人的道德责任理论做以总结。她更新了当代人对大脑在道德思想和行动方面是如何运作的理解。这本书写得通俗易懂,而不是仅仅为专家所创作。

  Ravven是汉密尔顿学院宗教研究室的教授,自1983年以来在那里讲授犹太研究学。她于1984年在布兰代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她上的是史密斯学院,1970年毕业于波士顿英联邦学校。 Ravven是实证伦理协会的创立者之一,这个组织致力于促进哲学家、神经生物学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和其他社会科学家和自然科学家进行有关道德的对话。她一直活跃在犹太哲学学会、国际神经伦理学学会、和北美斯宾诺莎社会科学院。她是美国哲学协会的成员、犹太研究协会成员、国际法律和心理健康学会的成员、和犹太伦理联合会的成员。

  Ravven已经撰写了大量关于斯宾诺莎的哲学的文章。她的文章已经发表在许多期刊上,有一些已经出版成选集。 Ravven认为斯宾诺莎的哲学是最好的出发点,她试图把新大脑科学中出现的证据整合成一个可行的基本道德控制中枢的模型,她认为这是最佳的发展路径,并蕴涵着这样的观点:社会机构、法律机构、政治机构等其他机构和惯例可能要被重新设计。现在Ravven正为受过基础教育的观众写一本有关斯宾诺莎的书——《斯宾诺莎的回归》。

  内容提要:源于文化构建的自由意志

  在本身的自我超越:道德的一个另类历史,新的脑科学,和自由意志的神话一书中,海蒂Ravven挑战自由意志的思想。把自由意志归属于人类,这意味着人类有能力超越自然、教养、甚至现在的情况去做好人,并选择合乎道德标准的行为。这种选择我们行为的能力——超越我们的遗传,不管它是如何的;超越我们的教养,不管它是多么可怕;超越我们目前的处境,尽管有社会压力——就是“自由意志”的含义。我们出于道德的原因做出有道德的行为,完全没有其他的决定性原因,完全不出于其他的决定性原因——如脑模块、集团的压力、或教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被道德责任约束。

  Ravven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是西方世界的一种特别的文化信仰。她追溯这种信仰从自由意志到神学神话、到人性的概念,揭示自由意志思想的起源,它起源于教父圣奥古斯丁的西方拉丁的基督教神学。她描述了神学是如何世俗化,所以今天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自由意志是以一个人超越自然和环境为前提,人(像一个全能的神一样)站在高处干预一切。

  Ravven致力于探索新的大脑科学以寻求新方法反思道德责任使其脱离自由意志。她认为,有三个因素共同决定行动:自然(生物等) 、教养(传记,历史,文化,语言等)、现实环境 (社会归属感和需求,激励机制和惩罚措施,及类似的)。在这些体系内要促进并加强多样性、要揭发举报群体思维,与群体思维倾向作斗争是很重要的,人类的本性使我们都很倾向于群体思维。因为我们是社会人、环境人—— 我们的大脑已经那样进化了。然而,正如斯宾诺莎所预期的,对渴望这种教育的人来说,这是一条艰巨的路,可能会导致从直观的局域世界的暴政中独立出来。

  相关的系列问题:人类的道德本质(导入第一章)

  为什么一些人道德,其他人不道德?怎样的人成为道德或不道德的?有时人们按道德行事,在其他时间相当不道德?这是怎么发生的呢?有情况的时候,人们往往充当道德的方式,其他时间时,他们往往会采取不道德吗?我们怎样才能让人们更道德,更一致的道德?我们怎样才能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并在更多的时候采取更道德的方式?这些都是我在这本书中解决的问题。哲学家把这些问题及相关问题称为“道德机构”。所以,我的这本书也要研究关于道德机构的问题。我们如何成为道德和不道德的、为什么我们的行为道德和不道德的,通过许多不同的角度我思索到,探索不同的方式来思考和反思我们的经验中的什么和道德有关,尤其是我们的道德能力来自哪里,它是如何发展的,以及最后如何加强它,并把它最好地利用。

  一些科学家和哲学家认为在人的大脑中有一个关涉到人的道德能力的特殊位置,人们的道德能力的强弱主要是因为这块地方的大小;一些科学家和哲学家认为人们之间道德能力的不同是由人的天赋决定的;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人们的道德能力更受到生活背景和状况的影响。

  在西方,人们都认为“自由意志”具有道德判断能力,有了自由意志人们就可以判断对错、善恶等。但是新的脑科学却表明这个来自于人的本质的“自由意志”是虚假的。

  在这本书中,我要指出的是,人类的自由意志并不如人类有手有脚那样显而易见,人类的自由意志不过是一种文化上的设定——它只不过是美国和西方世界对人的一种设定而已。

  一旦我们开始反思我们自己所提出的“自由意志”的真实性,我们则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为什么人们行为道德,为什么他们不这样做等等。我们可以从其他文化中学习到什么?我们应该怎样来改变我们自己的文化观念?本章中,首要目的是揭露我们所谓的道德和不道德行为的根本性前提是什么。下一章,我们将通过实例来判断是否可以通过自由意志的设定来解释一些有关纳粹的问题。

  我从美国的殖民时代到现在说起,因为我相信社会教育孩子们从善,这将揭示有关我们道德能力的基本假设,相信大家都认为会让孩子们成为好人。

  这部分是第一章的起始部分,写的是在21世纪时,Ravven对美国当今道德教育尝试的调查。主要观点就是当今美国人要回归希腊“美德伦理”却误读了其品格的概念,把它理解成个人决定而不是社会生活习惯。另一个主要观点是将个人意志归结为道德责任的个人化、去政治化的道德话语,斥责个人的错误行为和社会顽疾,将关注点从社会权利和公平问题上转移。

  作者简介

  Heidi M. Ravven 生于1952年,现为汉密尔顿大学研究宗教学的教授,自1983年在该校教授犹太研究的课程。曾在史密斯学院学习,是波士顿英联邦学校1970年的毕业生,1984年获布兰迪斯大学博士学位。她是美国道德实证协会的创始人之一,该组织致力于促进哲学家、神经生物学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及其他社会学家和自然科学家之间有关道德的对话。

  Ravven是一位神经哲学家,对17世纪哲学家——斯宾诺莎哲学思想的研究颇有建树。是第一个论证斯宾诺莎的道德哲学为系统伦理思想的哲学家,第一个提出斯宾诺莎在情感神经系统有重要发现的哲学家。Ravven发表了大量有关斯宾诺莎哲学思想、黑格尔、20世纪哲学家摩西迈蒙尼德、女性主义、犹太伦理,犹太女性主义等方面的文章。

  Ravven一直活跃在犹太哲学研究院、国际神经伦理学协会、北美斯宾诺莎协会,是美国哲学联盟的会员、犹太联盟会员、国际法律和心理健康研究院的成员、犹太伦理学会的会员,是系统学、控制论、情报学顾问编辑部的成员,负责神经哲学和伦理学两个领域的建议和社论。

  2004年Ravven获得福特基金会主动提供的50万美元的资助创作一本反思伦理学的书。这本书就是正在翻译的《超越自我:伦理学的或然历史,新大脑科学,和自由意志的神话》,由新出版社于2013年5月出版。该书通过道德的扩展和多学科的研究对道德责任进行询问:为什么我们是道德的?为什么和什么时候我们是不道德的?怎样使人们更道德?受斯宾诺莎哲学启发,她总结出自己的道德责任理论,更新了当代人对于大脑在道德思维和道德行为方面是如何起作用的理解。该书语言平实、通俗易懂,并不仅为专家学者所著。

  首先,该书挑战了自由意志的思想。以往认为自由意志是人类的特性,这意味着人有能力超越先天与后天甚至是现实情况而成为好人,而实施有道德的行为。这种选择我们行为的能力——超越我们的遗传基因,超越我们的教养,超越我们的社会现状——这就是所谓的“自由意志”。我们出于道德的原因作出的道德行为,没有其他的完全决定性的原因——大脑模块,群体压力或教养等。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有道德责任的原因。Ravven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而这却是西方社会文化信仰所强调的。她在自由意志中追溯这种文化信仰来自神学神话和人类本性的概念,揭示自由意志思想在基督教神学中起源于奥古斯丁神父,描述基督教神学是如何使许多人没有意识到自由意志成为人的超越自然和环境的先决条件,像一个万能神一样左右人的一切。

  其次,该书寻找现代大脑科学中的新方法使道德责任能够脱离自由意志而被反思。Ravven总结出三个方面并认为三者共同起决定作用:本性(生物学等),教养(生物学、历史、文化、语言等),现状(社会归属感和它的需求、鼓励、不利于经济发展的因素、和类似的)。因此,最有效的改变个人行为的方式是上述三者的共同作用及社会文化和家庭体系在每个层面的干预。促进和鼓励多样性,在所有这些体系内揭发并与这种人生来就有的群体思维的倾向做斗争是极其重要的。因为我们是社会和环境的存在——我们的大脑是那样被进化的。正如斯宾诺莎预料的,对艰巨的教育道路的渴望导致思维的独立性而使其专制。我们可以学着成为好人即使我们不能自由选择成为好人。

  Ravven认为斯宾诺莎的哲学是最好的出发点,将从现代大脑科学中显露出来的证据整合为大脑基本道德的可行性模型,是一条最好的发展路径,隐含着一个对社会的、法律的、政治的和其他机构和实践或许该如何重新修订的观点。Ravven现在正在创作一本有关斯宾诺莎的书——《斯宾诺莎的回归》,也是十分适合大众阅读的。

话题:



0

推荐

韦爱德

韦爱德

71篇文章 1次访问 8年前更新

Edwin A. Winckler (韦爱德) is an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tist (Harvard BA, MA, and PhD) who has taught mostly in the sociology departments at Columbia and Harvard. He has been researching China for a half century, publishing books about Taiwan’s political economy (Sharpe, 1988), China’s post-Mao reforms (Rienner, 1999), and China’s population policy (Stanford, 2005, with Susan Greenhalgh). Recently he has begun also explaining American politics to Chinese. So the purpose of this Blog is to call attention to the best American media commentary on current American politics and to relate that to the best recent American academic scholarship on American politics. Winckler’s long-term institutional base remains the Weatherhead East Asian Institute at Columbia University in New York City. However he and his research have now retreated to picturesque rural Central New York.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