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韦爱德 > 对于短期政治,美国人担忧什么?

对于短期政治,美国人担忧什么?

政治:政党极化

在过去的10年里,美国人——包括精英和公众、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开始担心美国政治。美国人还记得,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政治都是以两党合作的方式运作的,这使得美国人(错误地)以为美国政治总会是这样。但是相对于理想化的过去,今天美国政治出现了分裂,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政策制定过程陷入僵局,不能产生需要的政策。

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普通的美国民众比过去极端,而是美国的政党现在高度极化。

共和党越来越极端地代表所谓的“保守主义”。在选民支持上,他们日益狭窄,越来越极端的只是保守住自己的政治基地,特别是在东西海岸之间的地带、南部和农村。民主党代表所谓的进步主义,他们极端依赖城市人口,特别是在东西沿海、少数民族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妇女和青年。

除了总统竞选期间,双方都缺乏吸引或安抚对方选民的动力。所以在制定政策时,政客们更多地是展示其保守主义或进步主义的纯洁性(为了吸引他们的“基地”),而不是相互妥协、制订可行的立法。巧的是,双方都得到大约一半美国人的支持,这就使得每一方都有动机和能力阻止对方想做什么,至少通过立法实现这种阻止。因此,在第二个任期内,奥巴马将更多地转向和依赖行政部门做可以做的事情,而不是进一步立法。所谓可以做的事,可能是进一步规范煤炭燃烧排放以减少对健康危害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由于政治僵局使得当前的美国政治形成了大多数决策都有短期的特点。这就造成了只有当他们真的没有选择时,才能达成双方都同意的意见。像政府耗尽资金不得不关闭,这种迫在眉睫的危机。即使这样,一方或其他可能坚持关闭政府一段时间而不是妥协他们所谓的思想原则。

经济:预算协议

最近,美国政治中最重要的事情是2013年10月初,共和党因增加国会允许行政部门借用资金数量的问题使政府短暂停摆。这一事件伤害了美国经济,让美国公众惊恐,并以大幅减少对共和党人的支持作回应。

2013年12月,国会面临着另一个财政问题,即2013年10月到2013年9月批准多少政府支出。这时,一些共和党人害怕进一步对抗公众,与民主党人一道投票通过一项“妥协”的预算法案。正如双方都希望的,该法案对2013年1月开始的过于严重的削减支出进行了放松。该法案也在共和党希望削减社会支出和民主党希望增加社会支出的立场间达成妥协。法案不仅覆盖2013—2014年度,也包括2014—2015年度,使政治家在2014年这个选举年得以避免再一次撞上预算上的麻烦。

2013年12月的预算法案——两党预算法案——避免了2014年1月的另一个“财政危机”。法案是以与过去5年协商财政问题相比明显温和的方式进行的。评论人士开始揣摩美国政治可能会恢复“正常”,国会能真正履行拨款管理的作用。起码,通过这个预算法案比没有好。但就国会履责上讲,这只是个相当小的成就。实际上,该法案并没有就任何一方真正想要的任何事情作妥协,法案的目标简单地避免了这些议题。此外,债务上限需要在2014年3月再次提高。一些共和党人已经要求民主党同意削减社会项目的开支,以换取他们的同意。所以到时候,可能会有另一场大的战斗。

2013年12月通过的预算方案——两党预算法案,仅适用于国家预算的全权预算支出“discretionary”部分——国会可以逐年改变。全权预算支出的两个主要部分是国防和非国防。

两党预算法案下的国防和非国防的支出将高于全面强制分段减支下的支出。但低于奥巴马总统建议的。国防方面,两党预算法案支出将既低于民主党人提出的也低于共和党提出的。非国防方面,两党预算法案支出将低于民主党提出的,但远高于共和党提出的。

身份:移民改革

社会和文化领域的政策,根本问题是美国人的身份。“美国精神”(Americanism)是什么,谁能代表它?

在实践中,共和党主要代表本土者的观点,民主党代表普遍性的甚至国际化的观点。大多数支持共和党的国会选区,通常是白人中产阶级(通常是老年人)较多,少数民族特别是新移民相对较少,主要是因为如何改革移民的身份问题。至少在短期内,这些共和党政客在政治上是限制新的合法移民的数量,加强边界,防止非法移民而受益的。

共和党人遇到的问题是,美国作为一个整体,“国际化人”(cosmopolitans)的数量逐渐增加:包括新移民和支持更多移民的人。共和党人可能继续保有更保守的国会选区,但2012年的情形表明,共和党候选人越来越难以赢得全国总统选举。

即使在2012年总统候选人被击败的情况下,一些共和党政客仍然拒绝加强边界控制以外的移民方面的改革。一些共和党政客们——尤其是希望在2016年竞选总统的极端保守派支持移民改革的想法,但只是有限的改革。然而,许多中间派共和党领导人誓言加强对改革的支持,包括让已“非法”来美的1100万移民合法留在美国。民主党人也想这样做。2012年,奥巴马连任后短时间内人们一度感觉,2013 年会有一些移民改革。

保守派和进步派更容易接受通过加强边境控制排除非法移民,而不是通过更新移民政策接纳合法移民(如进步派的希望)。相对温和的参议院成功地通过“全面”意义上的移民改革,既包括排斥也包括接纳。更极端的众议院甚至不愿意尝试“全面”改革,而是偏爱处理特定议题的法案,表现在共和党众议院领导人可能允许通过的法案将加强排斥、不增加接纳。

与此同时,2013年年底,发生在康涅狄格州的学校枪击事件,使“枪支管制”被提上议事日程。这把人们对移民改革分歧的注意力转移了。2013年年底,移民改革立法的前景似乎很渺茫,几乎可以肯定不会出现在2014年国会选举前,可能要到2016年总统大选后。

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奥巴马能在没有进一步立法的情况下,通过行政措施做多少事?答案是不多。国会规定,1100万已经在美国的非法移民要被驱逐出境,美国移民系统只能以每年约40万人的速度运行。因为是国会规定,所以总统必须继续驱逐。但是他却可以决定,1100万人哪些先驱逐,哪些后驱逐。他已经这样做了,他推迟了一些年轻人的驱逐出境:那些被父母带到美国、完成了教育、又没有犯罪记录的。他不能做得更多。

安全:枪支改革

与移民问题一样,2013年年底,枪支改革前景渺茫。

拟议中的放松小型枪支监管的变化,因为学校枪击事件没能发生。2012年,奥巴马政府已经计划简化美国枪支制造商出口产品的程序,但是学校枪击事件使这样的简化出现争议。因此,放松出口被推迟,到2013年年底,仍然没有变化。结果,美国体育用枪出口到其他国家仍受限制。

链接

韦爱德(Edwin Winckler)

韦爱德,美国政治学家,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院教授,曾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等校教授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比较政治、比较政治社会学等,并依托上述学科理论研究中国问题,达50年之久,著有《台湾的政治经济学》《中国的人口政策》等学术著作,并有多篇学术论文发表,包括“奥巴马的改革政治”,刊于《南开学报》2011年第1期。

2013年韦爱德教授被东北师范大学聘为“东师学者”讲座教授,为期3年,在该校讲授美国政治,他曾两次在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作有关美国政治的演讲。2013年起,他在财新网开个人博客,从学者的角度向中国广大民众介绍美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

本文载于《学习时报》2014年03月17日 第A2版,钱镇译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