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概况

大约3亿美国人中,有4000万是移民,即在其他地方出生的人,其中约1100万人是“非法的”(非法进入或非法留在美国)。大多数“非法移民”来自墨西哥,也有来自亚洲和中美洲的。

当前,美国的移民法规已不能满足针对美国移民的司法需求,反而由此产生了一个未受管制的“非法移民”黑市。因此,“改革”要使法规与需求相适应,执行与法规亦然。

使大多数移民合法,最有实效的方法是扩大合法移民限额,而这正是保守派反对的。试图限制迁入,会使美国失去其所需的劳动力,而其中大部分人还是会以各种非法途径进入。

因为美国经济近期疲软,墨西哥经济富有活力,或许还有美国加强边防的缘故,非法移民的净迁移(net illegal immigration,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净移民[net immigration]指一段时期内的净移民总数,即移居到国外的移民总数减去每年移居到国内的移民数量,其中既包括常住居民也包括非常住居民——译注)很少。非法移民的这种“间歇”对改革有利。

如果美国经济复苏,并继续给合法移民发放丰厚津贴,从而吸引他们更多的家庭成员,经过改革,合法移民便可能会从目前的每年100万人上升到二三百万人。

2.主要利益

需要廉价劳动力的美国企业(尤其是农业综合企业)可能宁愿维持现状,也不要实行高度限制移民的改革,因为改革会让他们失去这部分劳动力。一些引进高技能劳动力的美国企业,则还想引进更多。

美国工人想要保护自己的工作、利益,以及得以和那些“外来工”相区别的标准。所以,通常与民主党相关的工人,阻挠了民主党之前意欲进行的全面移民改革。

美国的许多地区,想要尽量减少移民对当地财政预算和文化的影响。一些人想限制移民和相应的服务。这些地方的保守派共和党人,阻挠了此前共和党(national Republican)意欲进行的全面移民改革。

移民想要工作,家庭团聚,并获得教育和其他服务。“非法”移民渴望通过一些途径最终获得完整的公民权利,从而尽快使自己合法化。移民们支持民主党的原因,除移民问题外还有很多。

最近,美国宽厚的移民政策,愈发为促进人的自由派政治家们所推崇。构想这个议题,则引发维护美国人权利的保守派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激烈反应。

3.当前政策

总体来说,美国近期的移民政策,已经成为限制主义(restrictionism)和扩张主义(expansionism)之争。大部分美国平民可以说全然是限制主义者(restrictionist),而美国的移民政策,总体来看则完全是扩张主义的(expansionist)。

在2008年和2012年的选举中,移民们非常支持奥巴马,因为奥巴马答应他们进行全面改革:这个改革不只是共和党所坚定要求的限制主义执行,还有一些对移民需求的扩张主义顺应(accommodation,这里的“顺应”以及后面的两处,不仅意味着向移民释放善意,而且还有在执行法规之余,以实际行动来满足移民某些需求的意思,含义较为丰富——译注)。

在第一个任期内,由于要解决其他问题,奥巴马未能进行全面改革。然而,因为完成有说服力的执行记录,他为此奠定了基础。现在,他优先考虑的是顺应

在2012年的大选中,一部分极度坚持限制主义的共和党人得到的选票,在共和党全部得票中只占少数。现在,大多数共和党人意识到,他们要想在未来的选举中保持竞争力,就必须支持某种形式的针对移民的全面改革。

移民使政党内部产生分歧,但是,目前,共和党的程度更甚于民主党。2000年代,共和党人将移民当做“楔子”式的议题,以分化民主党。到2010年代,则是民主党利用移民话题去分化共和党。

4.展望未来

2000年代,几扇“机遇之窗”向全面改革打开。倡导者多次递交温和的提案,有一项被参议院通过,但没有被众议院通过的。任何获得通过的新法规,都是于议院逐步批准,并具有限制主义色彩的。

现在,新的一扇窗户打开了。然而,到目前为止,竞争性的提议仅限于原则层面。其中的细节仍然需要谈判。由于有细节曝光,它们激起了反对之声。关于改革的“协议”,也许仍将大为延迟,或者完全失败。

改革是可以获得两党支持的:受总统和参、众两院,一些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的支持。各派的领导人不仅在寻求达成共识,而且在调整具体细节,并估量何人将从中得到何种收益。

即使两党的领导人可以达成实质性的协议,但他们也可能无法说服其党派的党员及选民。所以领导人在传达信息时将颇费思量:使用精确的语言,由谁推演出反对或支持的意见。

即使消息传达良好,移民改革也可能会再次引起高度分歧(polarizing)。双方的一些极端分子,支持受到全国性欢迎的措施获益无多,而反对这些措施则受益匪浅。那些措施,皆被作为这些极端分子政治根基的当地居民或团体所反对。

5.可能的措施

限制主义者设定的议题为“合法性”(legality),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是具有说服力的。扩张主义者设定的议题为“权利”(rights),则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不那么具有说服力。限制主义者宣称,与移民相关的问题会造成高昂经济代价;扩张主义者则尚未清楚地答辩,这些问题会带来什么经济收益。

为了得以在国会通过,移民改革必须包含对现有规则的严厉执行,以及现有的与合法身份相关,针对那些渴望在这里工作或已经在这里非法工作的移民的温和条款。

硬性措施:在边境阻止非法入境者,拒绝非法入境者工作,强行遣返签证过期的入境者,拒绝给予“非法移民”政府服务,拒绝“非法移民”获得公民身份,因“非法移民”的非法状态而加以处罚。

软性措施:给外国人进入美国进行临时工作提供合法途径。给农场的移民工人、高技能的工人,和非法入境者的孩子提供特殊途径,让他们获得合法身份。可以让所有“非法移民”最终获取完整公民权的某种途径。

最困难的议题在于,是否有一些途径,让现在的“非法移民”获取完整的公民权利。保守派担心这样做会奖励过去的非法行为,并鼓励未来的非法行为。一个难题是,如何能够达成一致,认定执法充分,顺应可行?

注:本文为“AMERICAN IMMIGRATION POLITICS: A GUIDE (PART ONE)”一文的摘译,完整的英文版博文请移步此处:http://edwinckler.blog.caixin.com/archives/52557

实习记者 温静 译

宋宇 校

话题:



0

推荐

韦爱德

韦爱德

71篇文章 1次访问 8年前更新

Edwin A. Winckler (韦爱德) is an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tist (Harvard BA, MA, and PhD) who has taught mostly in the sociology departments at Columbia and Harvard. He has been researching China for a half century, publishing books about Taiwan’s political economy (Sharpe, 1988), China’s post-Mao reforms (Rienner, 1999), and China’s population policy (Stanford, 2005, with Susan Greenhalgh). Recently he has begun also explaining American politics to Chinese. So the purpose of this Blog is to call attention to the best American media commentary on current American politics and to relate that to the best recent American academic scholarship on American politics. Winckler’s long-term institutional base remains the Weatherhead East Asian Institute at Columbia University in New York City. However he and his research have now retreated to picturesque rural Central New York.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