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韦爱德 > 作为美国政治议题的移民

作为美国政治议题的移民

1.概况

大约3亿美国人中,有4000万是移民,即在其他地方出生的人,其中约1100万人是“非法的”(非法进入或非法留在美国)。大多数“非法移民”来自墨西哥,也有来自亚洲和中美洲的。

当前,美国的移民法规已不能满足针对美国移民的司法需求,反而由此产生了一个未受管制的“非法移民”黑市。因此,“改革”要使法规与需求相适应,执行与法规亦然。

使大多数移民合法,最有实效的方法是扩大合法移民限额,而这正是保守派反对的。试图限制迁入,会使美国失去其所需的劳动力,而其中大部分人还是会以各种非法途径进入。

因为美国经济近期疲软,墨西哥经济富有活力,或许还有美国加强边防的缘故,非法移民的净迁移(net illegal immigration,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净移民[net immigration]指一段时期内的净移民总数,即移居到国外的移民总数减去每年移居到国内的移民数量,其中既包括常住居民也包括非常住居民——译注)很少。非法移民的这种“间歇”对改革有利。

如果美国经济复苏,并继续给合法移民发放丰厚津贴,从而吸引他们更多的家庭成员,经过改革,合法移民便可能会从目前的每年100万人上升到二三百万人。

2.主要利益

需要廉价劳动力的美国企业(尤其是农业综合企业)可能宁愿维持现状,也不要实行高度限制移民的改革,因为改革会让他们失去这部分劳动力。一些引进高技能劳动力的美国企业,则还想引进更多。

美国工人想要保护自己的工作、利益,以及得以和那些“外来工”相区别的标准。所以,通常与民主党相关的工人,阻挠了民主党之前意欲进行的全面移民改革。

美国的许多地区,想要尽量减少移民对当地财政预算和文化的影响。一些人想限制移民和相应的服务。这些地方的保守派共和党人,阻挠了此前共和党(national Republican)意欲进行的全面移民改革。

移民想要工作,家庭团聚,并获得教育和其他服务。“非法”移民渴望通过一些途径最终获得完整的公民权利,从而尽快使自己合法化。移民们支持民主党的原因,除移民问题外还有很多。

最近,美国宽厚的移民政策,愈发为促进人的自由派政治家们所推崇。构想这个议题,则引发维护美国人权利的保守派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激烈反应。

3.当前政策

总体来说,美国近期的移民政策,已经成为限制主义(restrictionism)和扩张主义(expansionism)之争。大部分美国平民可以说全然是限制主义者(restrictionist),而美国的移民政策,总体来看则完全是扩张主义的(expansionist)。

在2008年和2012年的选举中,移民们非常支持奥巴马,因为奥巴马答应他们进行全面改革:这个改革不只是共和党所坚定要求的限制主义执行,还有一些对移民需求的扩张主义顺应(accommodation,这里的“顺应”以及后面的两处,不仅意味着向移民释放善意,而且还有在执行法规之余,以实际行动来满足移民某些需求的意思,含义较为丰富——译注)。

在第一个任期内,由于要解决其他问题,奥巴马未能进行全面改革。然而,因为完成有说服力的执行记录,他为此奠定了基础。现在,他优先考虑的是顺应

在2012年的大选中,一部分极度坚持限制主义的共和党人得到的选票,在共和党全部得票中只占少数。现在,大多数共和党人意识到,他们要想在未来的选举中保持竞争力,就必须支持某种形式的针对移民的全面改革。

移民使政党内部产生分歧,但是,目前,共和党的程度更甚于民主党。2000年代,共和党人将移民当做“楔子”式的议题,以分化民主党。到2010年代,则是民主党利用移民话题去分化共和党。

4.展望未来

2000年代,几扇“机遇之窗”向全面改革打开。倡导者多次递交温和的提案,有一项被参议院通过,但没有被众议院通过的。任何获得通过的新法规,都是于议院逐步批准,并具有限制主义色彩的。

现在,新的一扇窗户打开了。然而,到目前为止,竞争性的提议仅限于原则层面。其中的细节仍然需要谈判。由于有细节曝光,它们激起了反对之声。关于改革的“协议”,也许仍将大为延迟,或者完全失败。

改革是可以获得两党支持的:受总统和参、众两院,一些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的支持。各派的领导人不仅在寻求达成共识,而且在调整具体细节,并估量何人将从中得到何种收益。

即使两党的领导人可以达成实质性的协议,但他们也可能无法说服其党派的党员及选民。所以领导人在传达信息时将颇费思量:使用精确的语言,由谁推演出反对或支持的意见。

即使消息传达良好,移民改革也可能会再次引起高度分歧(polarizing)。双方的一些极端分子,支持受到全国性欢迎的措施获益无多,而反对这些措施则受益匪浅。那些措施,皆被作为这些极端分子政治根基的当地居民或团体所反对。

5.可能的措施

限制主义者设定的议题为“合法性”(legality),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是具有说服力的。扩张主义者设定的议题为“权利”(rights),则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不那么具有说服力。限制主义者宣称,与移民相关的问题会造成高昂经济代价;扩张主义者则尚未清楚地答辩,这些问题会带来什么经济收益。

为了得以在国会通过,移民改革必须包含对现有规则的严厉执行,以及现有的与合法身份相关,针对那些渴望在这里工作或已经在这里非法工作的移民的温和条款。

硬性措施:在边境阻止非法入境者,拒绝非法入境者工作,强行遣返签证过期的入境者,拒绝给予“非法移民”政府服务,拒绝“非法移民”获得公民身份,因“非法移民”的非法状态而加以处罚。

软性措施:给外国人进入美国进行临时工作提供合法途径。给农场的移民工人、高技能的工人,和非法入境者的孩子提供特殊途径,让他们获得合法身份。可以让所有“非法移民”最终获取完整公民权的某种途径。

最困难的议题在于,是否有一些途径,让现在的“非法移民”获取完整的公民权利。保守派担心这样做会奖励过去的非法行为,并鼓励未来的非法行为。一个难题是,如何能够达成一致,认定执法充分,顺应可行?

注:本文为“AMERICAN IMMIGRATION POLITICS: A GUIDE (PART ONE)”一文的摘译,完整的英文版博文请移步此处:http://edwinckler.blog.caixin.com/archives/52557

实习记者 温静 译

宋宇 校

推荐 14